《共享》第十一期 >> 返回

《专科专用是监护仪的发展趋势》纪录片拍摄记


/艾迪尔斯工作室

在今年5月第73届中国国际医疗器械博览会上,科曼自主研发生产的专科专用系列产品,成为展会的焦点。展台大屏幕上一条讲述专科专用理念的纪录片,引起了很多人驻足观看,在现场刮起不小的“专科专用”风。而这条纪录片的摄制团队,就是我们。回想起一路上的点点滴滴,内心泛起丝丝感动。跟随科曼的脚步走遍了全国许多地方,也想把一路的点滴与大家共享。


与科曼公司结缘是因为去年我国的一场天灾:803云南鲁甸地震。一大早还在睡梦中的我们接到了一个友人的电话牵线,告诉我们科曼在此次地震中捐赠数百万设备的情况,说如果我们愿意的话,可以跟随捐赠方一起去灾区,记录拍摄。半睡半醒的我花了20秒的时间才反应过来,也没多想,就回答了一个字“去”,随后起床洗漱收拾衣物整理摄影器材。妻子爬起来问要去哪儿,我说去云南灾区拍片。这几个简单的字,吓得她从床上蹦起来了,问了许多我也回答不上的问题。最后她问了句真的要去吗?我说是的,答应人家了,而且你看手机上连机票信息都发过来了。简单拥抱之后,就和摄影组其他成员一起向着云南出发了。

在云南的几天,我们跟随科曼公司辗转鲁甸与昭通各受灾地区的医院和急救队,捐赠急救设备。我感触最大的,不是人类在天灾面前显得有多渺小,而是人类在大难面前的无私奉献。一边举着摄影机拍摄,眼泪忍不住的往下流,却又腾不出手去擦拭,这种感觉还是第一次。在这次拍摄之前,我们对医疗设备没有任何了解,但这恰恰就是我们当初选择干这行的原因,因为可以接触各个行业的人,了解他们在干什么,了解他们是什么样的人,这样每一次工作都是一次全新的体验。

每次赠送设备,科曼的技术人员都会向被赠予方详细介绍设备的操作和特点,这使得我们很快对科曼的C30急救转运监护仪有了一定认识。它相比传统监护仪有着许多更符合急救场景的特质,例如更轻更小、防雨抗摔、续航时间长等等,几乎能满足所有的急救需求。而接受捐赠的人,例如医院的护士和专业急救队,都表示过去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监护仪,感到很震撼甚至不可思议。

当我们知道这是科曼公司自主研发生产的产品后,我就对同伴说这得是非常有追求的公司才会干的事,于是我们开始了解到了科曼公司专科专用监护仪的设计理念,以及这个理念诞生的背景和过程。作为一部影片的创作者,只有对影片要述说的内容有了相当程度的认知甚至认同,才可能把影片做好。于是在鲁甸赈灾的纪录片后,我们开始制作这部讲述专科专用理念的专题片。

为了阐述监护仪发展方向这个主题,影片需要走访全国各地的优秀医师,通过他们的专业知识与临床经验,来说明监护仪未来的发展趋势。而我们造访的第一位专家,就是深圳市人民医院新生儿科主任吴本清。吴主任在几年前就参与了科曼C60新生儿专用监护仪的设计与开发工作,他向我们详细介绍了新生儿科的专科需求以及C60能够满足这些需求的专科功能。其中令我们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早产儿呼吸暂停自救功能。 “早产儿呼吸暂停的症状,在我们病房里天天有。”吴主任强调了这个功能的重要性。

采访结束后,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我穿着防护服,跟随医护人员进入了NICU病房。作为一个父亲,我其实不太愿意进NICU的,因为不忍看见那些被各种病痛折磨的婴儿。但是我同时也知道,做这件事情也是必须的,这样我才能更直观地理解一台专门为他们而设计的监护仪有着怎样的意义。


病房里一排排的保温箱内都躺着一个个弱小的生命,他们本应在妈妈的肚子里享受着自然的安全和温暖,却过早地来到这个世界。他们有的拳头紧握,有的时不时踢一下小脚,身上连着一串微小的电极,线的另一头则是一台监护仪,实时向护士们报告婴儿的生理状况。我相信每个人看到此情景都会十分动容,每个小生命都渴望能健康地活下去,而我们应当运用更好的技术,创造更好的设备,为他们提供更好的保护。作为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得到最可靠的呵护,如果是我的孩子我就会希望他身边是一台C60,这样会让我更加安心。

我们的下一站是海南,但是在出发之前,我们遇到了特地从南京赶来深圳到科曼公司进行交流的南京鼓楼医院肿瘤科袁玲护士长。她此行的目的就是希望与科曼合作,开发肿瘤科专用的监护仪。这是我第一次面对面接触到了一位在医疗一线工作的诉求者。袁玲护士长向我们介绍了这样一台专用监护仪对他们科室的意义,也强烈地希望更多的国产企业能够把技术与临床经验结合,创新设计出造福病患,推动医疗仪器向前发展的产品。

图:南京鼓楼医院拍摄现场

摄制组来到海南,造访了解放军总院海南分院心血管科的韩宝石副主任。心血管疾病非常常见,可能会发生在我们任何一个人的身上。我有一位儿时的玩伴,患有先天遗传的心血管疾病,而就在2012年的一天,他倒在了下班回家的路上,离他在福田岗厦的家只有一个路口,然而当时却没有路人敢或者懂得如何去救治他,他就这样离开了。所以这次访问我有着切身的体会,对我来说又多了一层意义。

韩主任介绍了心血管疾病的一些特点难点后,着重向我们展示了他们正在使用的一款科曼带遥测的心血管监护仪。这种遥测模块如同手机般大小,可以装在上衣口袋里,方便患者在医院自由活动。这台小小的监护仪通过Wi-Fi无线网络,把数据实时地传输到中央监控系统,医生护士在屏幕前就可以清楚地跟踪到患者的情况。韩主任介绍说心血管病人的心情十分重要,如果能够让病人自由地活动,肯定会比躺在病床上不能动要舒心得多,也就能够更好地康复。

采访工作结束后,我和摄制组的伙伴在沙滩上散步,听着大浪淘沙的声音,我就想如果这台仪器能够诞生得更早一些,那么我儿时的伙伴是否就有机会躲过这一劫呢?

离开海南,我们来到了广西南宁,同样围绕心血管这个主题,我们采访了南宁市第三人民医院的樊志勇院长。樊院长参与了科曼设计生产的最新监护仪产品C100心血管专用监护仪,而我们的到来也刚好赶上了这台新产品首次投入临床使用。樊院长介绍说心血管疾病的难点就在于它的突发性,往往医生赶来的时候,症状都过去了什么也看不到,所以一台既能够常规监护,又能够作为心电图机一样记录分析的监护仪,就是他们科室最迫切需要的,而C100就是在这个需求下诞生的产品。我们看着投入使用的第一台C100心血管专用监护仪安装完成后,随即显示出了患者的生理参数与心电图,几步简易的触屏操作,心电图就在监护仪背后打印了出来。看得出樊院长与护士们非常高兴。我心想如果一个人有幸看到自己昨天还在梦寐以求的东西,今天就成为了眼前的现实,应该就是这样兴奋吧。就像我们搞摄像的,往往都背着沉重的电池四处奔波,晚上甚至还得每两三个小时起来换一批电池充电。如果将来电池科技革命了,带一块电池能走一个星期,那该多好啊。那我也会这样高兴。

装满了一肚子南宁中山路的小吃,摄制组来到南京。第一次来到这个古都,城市里的许多地方我都耳闻不曾见,例如总统府、夫子庙、雨花台、长江大桥、十三陵等等。但是我们这次是带着任务来的,要以工作为重,所以一大早起来我们就直奔南京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拜访妇产科的褚志平护士长。褚护士长是南京十大名护之一,她在妇产科方面的专业意见对我们十分重要。我自己有个刚满一岁的宝宝,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在产房外守候妻子度过了人生最重大的一关。采访过程中,褚护士长向我们讲解了产妇在分娩过程中监护仪的使用情况,在这个过程中,医护人员要使用多台仪器才能满足需求,至少一台监护母亲生理情况的监护仪,一台监护宝宝胎心的仪器,而孕妇在产后转运的过程中也存在监护困难。她希望有一台能够化繁为简,满足妇产科所有需求的监护仪,一台能够在产前,产中到产后的完整过程中都同时监护母亲与胎儿的仪器,这样的设备既给予母子更全方位的照顾,又能够减轻科里女护士们的工作负担。科曼针对这个开发设计的产品叫C20产科专用监护仪。褚护士希望借助C20专科专用的技术与产品,给予产妇们更体贴服务,也让护士姐妹们工作更加舒心。

科曼监护仪系列还包含前面在云南地震中提到的C30急救转运专用监护仪。我们希望能找到急救领域的专业人士,对C30提出宝贵的看法。我们来到了南京市120急救中心,找到了郝思祥科长。郝科长在急救领域战斗数十载,近期曾参与指挥过2010年南京728大爆炸救援与2014年南京青奥会的急救工作。郝科长带我们参观了急救中心的救护车队。在与他交谈中我们了解到在急救领域,监护仪器的使用是最需要的,但因为环境的制约使用起来十分不方便。因为急救现场条件恶劣,缺乏电力,天灾之下往往伴有大雨大风等恶劣天气,救援人手与物资都极度紧缺,这种条件下还得腾出一个人来抱着硕大的监护仪到处跑是非常不现实的。传统监护仪只能在救护车上,要等伤员被转运到了救护车内,才能进行监护。在转运的路途上,就只能依靠救援人员的经验,靠肉眼观察。C30的诞生恰恰解决了急救环境下的一切问题,它轻便小巧可以背在肩上,防雨防尘,电池足够使用8小时,既腾出了人手,又保证了伤员在转运途中的安全。 这些我们在鲁甸地震救援中都亲眼见到了,让我们意想不到的是郝科长向我们介绍了C30的一个独特功能,就是在救护车开往医院的途中,C30能把病人的数据通过手机网络实时传输给医院,这样医院能够更加深入地了解病人的情况,指导车上的医生进行专业急救,以及在病人来到医院之前做好相应准备。我们听着十分佩服,这才是21世纪应有的造福人类的科技。郝科长最后表示C30的出现是极大地进化了他们急救科的救援手段,他非常支持专科专用的医疗设备继续发展与繁荣下去。

在科曼的专科专用监护仪系列中,新生儿专用监护仪是推出最早,也是目前覆盖最广,口碑最好的产品。我们的采访对象表上还包含了更多新生儿界的权威专家,为此我们得长途跋涉,飞越近2000公里的距离,从南京到中国东北部的沈阳,来寻找我国新生儿界的一位泰斗级人物。在高铁上我看着这位大人物的简介,一长串的头衔,1961年毕业于中国医科大学,原中华医学会新生儿专业学组组长,现任中国医科大学盛京医院新生儿科教授魏克伦老先生。别的不说,就看这服务我国新生儿医疗事业半个多世纪的经历,我就明白这次会面的是一位不得了的大人物。于是我心里有些忐忑,但是出乎我预料的是,魏克伦教授其实是个非常和蔼可亲的老爷子,没有让人感觉一丝的距离。还没闲聊几句呢,他就直入主题,对科曼的C60进行点名表扬。魏教授表示从一开始就关注科曼C60,几次在展览会上都特地前往了解这款产品,对C60针对新生儿特点专科设计的理念非常赞同和支持,采访结束时他讲了一句话让我记忆犹新:“作为一台生命体征监护仪,能做到专科专用,这是未来的发展方向。”


图:八一儿童医院拍摄现场

五月的北方还有点凉,依然抓着冬天的尾巴。首都北京是我们这次拍摄的最后一站。我们来到解放军总院附属八一儿童医院,采访了封志纯院长与极早产科王自珍护士长。封志纯院长是我国新生儿医学界的重量级人物,在采访中向我们详细介绍了新生儿的常见病症与生理特点。我们也有幸跟随王自珍护士长参观了八一儿童医院的NICU病房,这是全国最大的NICU病房,每一楼层都是独立分类的一个NICU病区,规模之大、管理之完善让人惊叹。我们很想在这里花多点时间,多取几个景,拍几个富有震撼力的镜头,但是因为担心影响护士繁忙的工作而只得放弃。随后我们还来到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新生儿科,访问了姜毅主任。这些新生儿学界知名的专家们都认同“专科专用”这个理念,有了为专科而设计的设备,能够更有效地帮助医护人员,更好地为病患服务。


图:八一儿童医院新生儿科

拍摄这部纪录片,让我们对医疗设备这个行业有了更多的了解。最初我们选择从事影视这一行,就是觉得可以接触很多不同行业的人,了解很多行业的故事,这样总能遇到新的人和事,在一份工作中保持新鲜感。科曼人在云南救灾中的无私和热情,在事业上对产品的执着和坚持,都是我在与科曼合作过程中感受最深的。离开北京的时候,也就是我们这一路拍摄的顿号,我们希望将来再与科曼一起传达爱与共享的信念,传到更远的地方。就像在这一路上有几位专家都提到的,希望像科曼这样的国产医疗设备企业,能够多结合临床实际,不断推陈出新,创造更好更优秀的产品,走出国门,走向世界。

(编辑:admin)
点击次数:2194次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