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第十一期 >> 返回

历史名镇——广西界首

文 / 乔菲


在湖南与广西交界处,有一处起源于两汉、发展于唐宋、繁荣于明清的千年古镇。这就是广西著名的古镇:界首镇。界首镇处在湖南全州和广西兴安交界处,明朝时起名界首。


曾经的“千家之市”

公元1637年农历闰四月十九日,明代地理学家徐霞客来到咸水、界首。据徐霞客这样记载“渡桥西南行,长松合道,夹径蔽天,〔极似道州永明道。〕十里,板山铺。又十里,石子铺。从小路折而东南,五里抵界首,乃千家之市,南半属兴安,东半属全州。至界首才下午,大雨忽至,遂止不前。是日共行五十里。


徐霞客用千家之市来形容界首,足以说明界首在明代已经是住有千户人家的大集市了,可以想象当时万家灯火的繁华程度。如今虽经历沧桑,小镇依然保持了古时的容貌,传统的格局和肌理仍清晰可见。走在热闹的石板路上,置身于古色古香的灰瓦建筑群中,身边走过几个打扮时髦的年轻姑娘,忽然分不清这是梦境还是现实。水运的繁荣,曾经带动了这座千年古镇的辉煌。近些年来,由于界首城镇发展的需要,原来的老街市场已经搬离,通过重新规划而搬至附近新的市场。而界首的繁华程度也就不及往昔。我的脑海里,那些人,明明应穿着麻木大褂,梳着长长辫子的南来北往的商贾,正在叫卖着我们叫不上名字的零食糕点,怎么一晃,就恍如隔世呢?


如今,这里虽然不见往日熙熙攘攘的繁华,但却能体会出一份难得的闲适,空气里的宁静让人极度向往。镇上的人们大多生活安逸,人际关系简单纯粹真挚,镇上的老人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他们或悠然自得地散步,或惬意地聚在一起聊天喝茶。过年的时候,在外打工的年轻人都会回来,小镇就热闹起来。

两次改写中国历史

界首镇这片不大的土地曾两次改写中国历史。

2000多年前,秦始皇南征的50万大军在界首镇境内的零陵县城驻军休整,而后修凿灵渠统一岭南,巩固了秦始皇的统一大业。

而决定中国工农红军和中国命运的关键一仗——湘江战役,主战场也在界首。界首自古就是湘桂走廊咽喉要津,和连接湘桂两省及桂北四县的水陆交通枢纽。红军长征时,两个中央纵队从这里通过浮桥渡过湘江的。19341127日至121日,中央红军苦战五昼夜,从广西全州、兴安间抢渡湘江,突破了国民党军的第四道封锁线。湘江之战是关系中央红军生死存亡的一战,中央红军由10余万锐减为4万余人,董振堂、陈云之红五军团损失过半,刘少奇、罗荣桓的红八军团和少共国际师几乎阵亡。

湘江战役旧址原名三官堂。三官堂,因供奉天官、地官、水官而得名。当地人为表示对红军的怀念,把“三官堂”改名为“红军堂”。红军堂是周恩来坐镇指挥湘江战役的指挥所。红军堂临江而立,面积不超过半个篮球场,砖石木头结构,显得陈旧和矮小。如今,“红军堂”已成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全国十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和红色旅游胜地。


图:饱经沧桑的的红军堂

以明清古骑楼街为代表的古镇建筑文化

界首古镇建筑文化受中原文化、岭南文化的影响,从而形成了明显的桂北民居建筑风格。仔细观察,可以发现融和了徽派建筑元素、岭南骑楼建筑元素,兼备明清建筑的简约和民国建筑的典雅。其中,坡屋顶、马头墙、木栏杆、骑楼是标志性特征,一般为两层三进格局,以木材、瓦片、青砖和夯土为主体材料,并增加了防洪减灾体系的设计,展现出居民的不俗技艺。

镇区内古街多采用二层三进式砖木混合结构,创造性的将徽派建筑特色的青砖、白墙、黛瓦、马头墙巧妙地与岭南地区的骑楼建筑文化相融合,形成了独特的桂北民居建筑风格。骑楼的墙柱中还设有从屋顶接入地下管网的排水装置,古人超群的建筑技艺可见一斑。

至今在界首镇还保存着最完好的明清时期遗留的300多座骑楼商铺。这些商铺位于核心保护区,有着浓郁的风貌和整饬的街坊,行走其中,能深切感受到历史的厚重。据悉,这也是全国县级规模最大、长度最长、风貌最完整的古骑楼建筑群。

漫步在古镇的300多座骑楼旁,遥想着当年“千家之市”的盛世繁华,追溯湘江决战中敌我双方作战态势血与火、生与死的历史画面。我心中不禁感慨万千:这个小小的古镇曾商贾云集,芳华一时,也曾战火纷飞,硝烟弥漫,经历和见证了不同寻常的历史时刻,最终回归到最本真最平淡的生活中来。时间的河流缓缓流逝,小镇上的画面都已物是人非,但那一个个或辉煌或悲壮的时代故事永远留在岁月的长廊中,镌刻成丰富多彩的小镇历史,留给后人慢慢体味。


图:湘江河畔

(编辑:admin)
点击次数:2641次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