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第十一期 >> 返回

我在临床时发生的那些事


文/研发一部 刘政


突如其来的任务

2014年的冬天,年关将近,大家还在最后一季度的各项工作中做收尾整理总结的时候。我突然接到办事处的电话,是有关C100心血管专用监护仪的心电问题,需要研发人员去医院解决。

接到通知时是周五,容不得过多思考,当晚我就拧起一台C100出发赶往医院。俗话说屋漏偏遭连夜雨,还没上车意外就发生了,由于匆忙我没有核实车站信息,跑到蛇口汽车站时发现根本就没有去湛江的汽车,于是只有转到宝安汽车站,待买好票上车已经是晚上十点多。

深圳的冬天虽不严冷,窗外的黑暗被夜班大巴甩在了身后,一阵阵刺骨的凉意让衣衫单薄的我无处躲藏。空荡荡的车厢里,只有C100这个平日里陪伴我们的小伙伴在暗黑中透着些许昏黄的暖光,我就这样抱着它度过了8个小时的漫长寒冬。

凌晨5点,寒冷还没消退,凌晨的湛江车站更显清冷和寂寥。雾气弥漫中,近处三三两两的载客摩的清晰可见。这些挣扎在生活底层的劳苦人民抓住每一份可以争取的收入生存着,让人不禁唏嘘。饥寒交迫的我赶忙坐上旁边的摩的直奔医院。一路上凛冽的寒风迎面袭来,全身哆嗦个不停,在湛江的这一路永远印在我的脑海中。


一波三折 还好我没放弃

和办事处工作人员到医院了解了情况:C100无法测出医院一位老人的心电图,无论使用我们标准的电极还是医院配的电极都不凑效。不过奇怪的是,除了测不出这一位病人的心电图,其他病人都没有问题。这种情况还真少见。我又再次检查了所有的配件导连线,电极,夹子和吸球,并重新检测,仍没有结果。我百思不得其解。

将情况反映到总部后,大家怀疑心电板出现了问题,他们又设计了新的心电板,而我留在湛江等样板重新测试。新样板到来之前,我突然听到病人已回老家的消息,顿时懵了。深知这位老人的特殊性和重要性,我在发誓一定要找到他。

由于病人信息是保密的,我打听了好久都没有找到。这时我有点气馁,也产生想放弃的念头。跟我一起来的业务员提醒说试试在医院各个地方搜索可能找到病人联系方式的蛛丝马迹。皇天不负有心人,邻近中午时我们终于找到了。老人的儿子在电话里听到我们苦口婆心请求后,表示了拒绝。我们提出以支援营养费的方式请求配合工作,却再次遭到拒绝。想着忙活了几天却徒劳无果,我心里真不是滋味,看着眼前来来往往的车辆真想直接打道回府。但转念一想,如果真放弃的话,一切就没有意义了。我又给老人发了一条非常诚恳的短信表达了我的想法。这次,他居然答应配合,等到复诊时就过来。我心里悬着的石头终于落地了。

老人来复诊的当天,我拿着改良好的C100有条不紊地为他监测心电。擦酒精,贴电极,调频率,发现仍无任何讯号。我反复分析,把症结对准了电极片,于是换用了医院的电极片。终于,一条条正弦波形跳跃在C100那闪闪发光的屏幕上,我紧皱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老人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原来是旧的电极片老化了,早过了更换时间,我恍然大悟。把情况向医护人员说明后,她们也如释重负:还好,不是什么大问题。


百感交集 在老年科做临床

在医院的期间,我利用空余的几天安排了一些临床试验。地点选在了老年科。

老年科不像其他科室那么干净通透。他们的平均年龄在70以上,大多手脚不便,甚至半身不遂,个人生活无法自理。

有些老人的皮肤脱皮特别厉害,让人触目惊心,我改用了吸球给他们做临床;有些老人身体不能自控,左右晃动,加大了操作难度;还有些病人完全动不了,需要小心翼翼地将一个个电极片贴上相应的位置。由于病人的特殊性,影响了波形的稳定,反复调整和测量后,最终的结果还是令人满意的。

三天的临床时间很快就过去了。C100通过了所有的临床试验。虽然这个意料之中的结果,我和业务员仍高兴了好一阵。

这几天的临床中,印象最深刻的是,当给一位瘫痪的老人做心电图后,他竟然要他的心电图。我们十分诧异,因为这个图基本没有病人能看懂,更何况一个年逾古稀失去生活能力的老人。我们按照他的要求把心电图打印出来,没想到他还真能看懂一二。听护士说他以前是大学教授,因为一场意外失去了双腿,但是他亦乐观面对生活,他的阳光心态也鼓舞了身边的很多人。是啊,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最重要的得有一份豁达的胸怀。

临走前,医院的护士们十分不舍,说还没来得及请我吃湛江的海鲜,没来得及带我领略湛江的碧海蓝天。看到她们这些年轻美丽的面庞,想到她们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在条件相对较差的老年科,对这些老人无微不至的关怀。我对这些白衣天使的敬佩之情油然而生。

作为一名研发工程师,通过这次湛江之行,通过这几日的临床,我收获颇丰。不仅为医院查找到症结所在,解决了他们的实际难题,而且自己从这些老人,从这些护士身上,也学到了诸多的人生哲理,指引我更加认真工作,认真生活。

(编辑:admin)
点击次数:1613次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