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第十一期 >> 返回

用一生坚守——访中国最年轻的的女书传人胡欣

文/乔菲

出生1988年的胡欣,是江永县上江圩镇浦尾村人。这里也是女书保存最集中最完整的地方,才孕育出像胡欣这样杰出的女书传人。如今江永当地懂女书的只有7个人,其中好几位已是古稀之年。27岁的胡欣便成了全县最年轻的女书传人。

作为一种只有7个人在阅读和书写的语言,作为目前唯一存在的女性文字,女书的传承前景不容乐观。再者女书形成的土话既不属于湘方言,也不是西南官话,外地人很难听懂,只能在本地传播,更大大制约了女书的传播范围。保护女书的工作任重而道远。

本期,《共享》通过采访女书传人胡欣,了解她在保护女书文化上所做的贡献和努力,也带大家走近神秘的女书世界。


图:女书传人胡欣正在为科曼题字(小图)字意为:科曼与世界共享

像蚂蚁的文字

女书也叫江永女书,起源地域是湖南永州江永县上江圩镇,所以又被称为“江永女书”。女书是世界上目前唯一发现的性别文字。字体娟秀,直行排列,自成一体,呈斜菱形,笔画多以撇捺为主,很像字。研究者认为绝大部分女书符号是汉字楷书的变体。其书写顺序由上至下,从右至左,与汉字完全相同。女书常用字符只有七百多个,作品多为五言、七言诗体,内容多为闺中密语,用江永方言土语吟唱,音律优美,韵味无穷。

女书还有另外一个名字“蚂蚁文字”。正是这些像蚂蚁一样细细小小的长脚文字引起了当年仅有8岁的小胡欣的兴趣。小时候的她,常去附近的学堂学习女书,一开始看不懂,就通篇把那些像蚂蚁一样密密麻麻的线条抄下来,在旁边注明汉字用来解释字义。渐渐的,看得多了,自然也就熟悉了。2001年开始向女书传人胡美月学习,此后一直利用空闲时间学习女书,目前已会读、写、唱女书,擅绣女红作品。通过不断努力,胡欣2007年开始担任江永女书生态博物馆讲解员,还被推荐为江永女书形象大使。

江永女书的起源和由来众所纷纭,但至今依然找不到最真实的答案。“我们这有“‘人死书焚’的习俗,女书作品多为自传风格或姐妹私话,很多妇女不想流传出去,过世后就把作品烧了或陪葬。”因此女书的发源成为耐人寻味的千古之谜。

图:江永女书《寡妇受苦书》

结缘奥斯卡配乐大师谭盾

著名音乐家谭盾到江永县考察女书时,被胡欣唱女歌时天籁般的声音打动,于是邀请她成为《女书》交响乐、微电影史诗的女主角。谭盾的一席话让胡欣印象深刻,“我们活着的人一定要把祖先传到我们手上的优秀遗产发扬光大。拿在手上就像珍珠一样闪闪发亮,不能让珍珠在我们手上变成了锈铁。”这席话坚定了胡欣在女书道路上的意愿,促使她愿用一辈子来守护女书这份即将凋零的遗产。

    

左图:胡欣(左三)谭盾(左七)参加湖南台热门综艺节目《天天向上》传播女书文化          右图:胡欣(前排左一手持鲜花者)在谭盾创作的女书交响乐现场

《雪花秘扇》里的女同文化

说起女书,我们不得不提到女同(也叫老同)。老同之间的沟通工具正是女书。美国华裔作家邝丽莎所著的电影《雪花秘扇》,就讲述了老同之间的凄美委婉的爱情故事。电影里,两位女主角金莲和雪花透过写上女书的折扇展开了足以影响她们一生的重要情谊。女书就是她俩之间的专属文字,对她们的生活甚至人生起到很大的作用。

老同的意思是干姐妹,年轻的同龄女孩如果关系好,谈得来,能够推心置腹,愿意永久交往,就可以在神佛面前盟誓,生生死死不离不弃,从此成为老同。女书是老同的沟通工具,和老同的社交生活很紧密。

在古代,女性身份卑微,现代意义上的“闺蜜”,是被鄙夷和禁止的。于是在江永当地发明了女书,来作为女性妯娌之间的互通心迹、诉说衷肠的通讯方式。可以说,女书是中国古代女性友谊的象征。“老同”结交时的信函要专门以女书写,结婚第三天新娘女性亲友姊妹要将写着女书诗歌的三朝书放入娘家礼盒专赠到新娘的婆家,家长也会花钱送女儿去跟老师去学女书。

图:电影《雪花秘扇》剧照

建议设立江永“女书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

只有7个人在熟练使用,江永县政府日渐意识到保护女书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对此,县委花大力气,通过各种方式、形式来拯救女书,保护女书。如制定相关保护条例,打造女书生态博物馆,把女书请进课堂等方式。

2008年以来,江永县委、县政府实施《江永县浦尾村(女书岛)保护规划(20082030)》,将女书生态博物馆建设为女书文化展示区、女书民俗风情区、女书文化体验区、原生态田野观光区、沿河风光区等五个功能区,其中女书文化展示区中的女书园,始建于200210月,园内通过文字、图片、实物、音乐、影像等形式,全面展示女书厚重的文化内涵和独特的人文风俗,被评为“新潇湘八景”之一,女书生态博物馆于2012年成功创建为国家级AAA旅游景区。

胡欣在当选湖南人大代表后,向湖南省十二届人大三次会议提议在湖南江永县设立“女书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她希望通过这一实验区,能将女书文化产业园打造成为女书文化的展示基地、研究基地和宣传窗口,成为国内外专家学者、新闻媒体、广大游客向往的目的地和拉动全县旅游产业发展的新增长点。

在保护女书遗产方面,胡欣一直没有懈怠放松。她亦协助清华大学赵丽明教授合编《女书字典》。其中的所有女书字全部由她一个人亲自书写。工作量之庞大,超乎了我们的想象。

2012年,“上海世博会湖南活动周”。一幅经过70多天挑灯夜战,长127米、宽0.35米,收录女书民俗歌谣100首、唐诗100首,累计书写女字26280字,同时手绘女书八角花图案50个的巨长条幅引起了参观者的惊叹。这幅条幅创下了书法最长、字数最多、收录女书歌谣最多、八角花图案最全的女书书法记录。这幅条幅也由胡欣一人全部呕心沥血完成。

随着“女书热”的升温,胡欣引起越来越多人的注意。对于她来讲,最欣慰的是能看到女书得以最大限度地被保护、保存下来。她选择用一生坚守。

(编辑:admin)
点击次数:5577次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