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第十二期 >> 返回

可可西里 我们来了

文 / 乔菲

我第一次知道可可西里,因缘于陆川以此地命名的电影。在摄像师粗犷真实的镜头里,这里不仅成了乐土的代名词,亦是野生动物的吉祥天堂。那一望无垠的原野,威猛的野耗牛、矫健的斑头雁、不知名的候鸟、干净的空气、澄清的湖水,每一种生物,都诉说着可可西里真实独有的美丽。没想到今年12月初,我跟其他爱心企业家一起,可以来此地亲身体验考察。


从格尔木到昆仑山

在茫茫戈壁重镇格尔木稍作休整后,一行人驱车往拉萨驶去。车离开格尔木不久,耳边传来轰隆隆的汽笛声,在空荡荡的原野里回响,抬头一看,新修的“钢铁巨龙”——青藏铁路映入眼帘,厚实有力的桥墩拔地而起,铮亮笔直的钢轨一路向前,甚为豪迈,众人纷纷停留,拍下魏巍蓝天下浩荡壮观的一幕。

大家向昆仑山方向行进。昆仑山被称为“万山之父”,是亚洲最长最高的山脉,西起帕米尔高原的东缘,东止于四川西部,绵延2500多公里,像一条巨龙横卧于中国西部。它以巍峨高峻的山势而闻名于世,当之无愧地成为“亚洲脊柱”。

昆仑山口是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与玉树藏族自治州的分界线,过了昆仑山口就能进入可可西里无人区。位于青藏高原西北部的可可西里,就夹在唐古拉山和昆仑山之间,东西长近400公里,南北宽约280多公里,总面积8.3万平方公里。

千湖之地

初来乍到,从远处眺望可可西里,一座座山峦绵延起伏,一座座冰川壁立万仞,一片片湖泊星罗密布,一道道河流纵横交错。我被眼前的所见惊呆了,好像实现了一个久违的梦想,竟有种情不自禁想哭的感觉。

可可西里的湖水总面积达3800平方公里,面积在1平方公里至1000平方公里的湖泊有73个。一个个湖泊就像一粒粒珍珠,镶嵌在可可西里的心脏地带。与此同时,可可西里的东南是楚玛尔河、沱沱河与尕尔曲等组成的长江河源水系,因此成为长江的发源地。从青藏公路往可可西里核心区行驶,遇见的第一个湖,是海拔低至4440米的的盐湖。再往西走,依次经过库赛湖、卓乃湖、勒斜武担湖等。这里的湖泊分布密集,面积达200平方公里以上的湖泊有7个,最大的乌兰乌拉湖面积为544.5平方公里,1平方公里以上的湖泊总面积达3825平方公里,1平方公里以下的湖泊多达7000多个。

途中,我虽只见少数几个湖泊,但是从当地人的介绍中,可以想象出散落在高原的湖泊有多么美丽:太阳湖、查尔汗盐湖、向阳湖、雪莲湖、鲸鱼湖、可可西里湖、卓乃湖,这些湖泊的名字让人产生无尽的遐想。

其中,位于可可西里的核心地带的卓乃湖,也是藏羚羊聚集的地方。可可西里的藏羚羊占了全球藏羚的绝大多数,而绝大多数母羚羊在每年7、8月份都会集中到卓乃湖以南一片不大的草原产仔,9月份返回越冬地与公羊合群。在产仔期,卓乃湖南岸会有几万头母羚羊聚集,有的已产下活蹦乱跳的羊羔,有的正在期盼小生命的降生。5404米的好日阿日旧雪山下,万羊奔腾涌起阵阵热浪,空气中充满柔和缠绵的藏羚叫声,壮观景象令人叹为观止。

动物王国

可可西里是中国最大的无人区之一,也是世界第三大无人区,同时因原始自然的的地貌,成为野生动物的乐土。

车越往前走,看到的野生动物就更多。藏羚羊、野耗牛、野驴、白唇鹿、棕熊、藏岩羊、藏原羚、野狼等野生动物悠然自得地行走,碰到行人也不觉得陌生。眼神是最真诚的交流,偶尔瞥你一眼,傻萌的表情瞬间让人融化。“高原精灵”藏羚羊则是这片动物王国的代表性动物。

大多数动物难以存活在高原之上,而藏羚羊这种生物却能自在生活在青藏高原最高海拔的地区,并以极快的速度连续奔跑。藏羚羊历经数百万年的物竞天择,形成了优秀的基因,如耐高寒、抗缺氧、食料要求简单,以及对细菌、病毒、寄生虫等疾病表现出高强的抵抗力。可以说目前人类的科技水平还培育不出如此优秀的动物。所以利用藏羚羊的优良品质做基因转移,将会使许多牲畜得到改良。这也是藏羚羊被称为“高原精灵”的原因所在。

然而可可西里这片让灵魂返璞归真的净土,曾对藏羚羊上演了残忍的杀戮。这些无忧无虑的动物,从100万被血腥屠戮到仅剩1万只,昔日的宁静被打破,碧蓝的天空被划伤。试想,如果后人需要了解藏羚羊时,却只剩下皮毛、标本和照片,那该是多么让人悲痛和悔恨的事情!任何一个物种都是地球的财富,以及人类的伙伴,保护藏羚羊的意义也绝不亚于保护大熊猫。

可可西里申遗

每个人,对可可西里都有无数美好的遐想,湛蓝的天空、微波粼粼的湖畔、皑皑的雪山、奔跑中的高原精灵。事实上,为了保护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巡山队员艰苦的工作条件外人们很难想象。据可可西里管理局党组书记布琼介绍,巡山队员只有几十个康巴汉子管理着4.5万公里的区域,平均相当于一人肩负着1200多万公顷土地的管理任务。人力的有限只是其次,物力的匮乏也是悬在大家头顶的“纳斯达摩之剑”。由于天气和地形的不利因素,巡山车辆经常坏在半路上,工作人员不得不守在车旁好几天等待救援,而冬天在野外随时面临生命危险,生活用水无法得到净化,没有医疗救助点,常年吃的是罐头食品,员工身体健康无法得到保障。而地处偏远,缺乏医疗救助点使得医疗机构无法及时到达,更加制约了保护区的工作。

尽管这样,但大家无怨无悔,认真地干好每一项工作,自愿奉献着他们的青春。由于不断加大对盗猎者的打击力度,从2008年起,可可西里保护区再也没有听到盗猎者的枪声,保护区渐渐又成了动物们真正的乐园。

为了更好地保护可可西里地区的野生动物资源,推动生态环境的保护,2014年11月,可可西里申报世界自然遗产工作正式启动,组委会希望通过申遗,唤起更多人对可可西里的关心和、参与和保护。

可可西里申遗得到了许多爱心人士的关注。由晶报发起捐建可可西里深圳保护站,并借自身平台宣传报道,吸引了深圳、香港、珠三角地区乃至全国更多有爱心的企业家及慈善家的捐助。

随着这次可可西里实地考察之旅,科曼将捐出监护设备、手术设备、微波设备、兽用保温箱等价值80余万元的医疗器械用于可可西里保护区。

此外,还捐赠监护、急救、育婴等医疗设备,主要用于救人及动物。由于天气和地形的不利因素,工作人员和游客在可可西里经常遭遇各种恶劣环境,随时面临生命危险。针对这种频发的危险,科曼将捐赠急救转运监护仪,满足在野外急诊、急救和转运的使用需求。

另外,由于可可西里没有医疗救助点,科曼还决定在“深圳站”设立科曼医护室,为医生志愿者提供洁净的栖息之所,方便他们开展救治工作。

(编辑:admin)
点击次数:2233次
0 条评论